重庆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跑步

郭庆祥称艺术批评遭遇金钱绑架力量

发布时间:2021年05月05日    点击:[0]人次

昨天,由《美术博览》与《美术天地》共同主办的“关注艺术批评”在上海作家协会召开。研讨会上,包括毛时安、朱国荣、吴亮、郭庆祥等在内多位专家对于当下的艺术批评颇为不满,认为现在的艺术批评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有的一味评功摆好,有的甚至被金钱和利益“绑架”。基于此现象,专家们呼吁文艺评论界要尽快建立起一套批评体系,摆脱金钱束缚,写出真正有分量批评文章。

当天的研讨会上,著名作家白桦、陈村,文艺评论家毛时安、朱国荣、吴亮、柯文辉、谢春彦,收藏家兼评论家郭庆祥等二十余人出席研讨会并发表演讲。毛时安率先在发言中指出,他对近年来的艺术批评总体感觉不满意,一些大名鼎鼎的美术评论家,写出来的文章实在是不敢恭维,基本上都是千篇一律、千人一面的,大部分艺术批评文章缺乏个性和独到的见解。阅读他们写的评论文章,读者根本听不见评论者的心跳。

谈起艺术批评,收藏家兼评论家郭庆祥大道苦水,因为他在报刊上发表了一篇批评某著名画家画画采用“流水线作业”的方式,导致作品程式化,粗制滥造,自我重复。此文章发表后遭到大画家范曾的起诉,认为他撰写的文章侵犯其名誉权,要求登报道歉,消除影响,并索赔500万。在郭庆祥看来,评论家写不出好的批评文章,跟“面子”、“票子”、“案子”有直接的关系,“所谓‘面子’就是,大家都是一个生态链中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相互的熟悉使得正常的评论很难进行下去;‘票子’当然就是红包评论,在金钱和利益的绑架之下,评论家只说好不说坏,混淆视听,误导艺术品消费者;所谓‘案子’就是某些资历老的艺术家,偏倚老卖老,批评的声音根本听不进去,你要敢批评我,我就告你诽谤、侵犯其名誉权。”郭庆祥说。在郭庆祥看来,他此前对范曾的批评是中肯的,并没有进行人生攻击,“范曾批量‘流水线作业’早以是业界是公开的秘密,仅‘钟馗’这一个题材,他就能画出十几幅在构图、用墨等表现手法方面严重雷同的作品。现在我批评他,治病救人,他应该感谢我才是,结果反成被告。假如艺术家都像范曾这样,那艺术批评怎么能顺利开展呢?” 郭庆祥说。

基于此,郭庆祥鼓励评论家们在进行文艺批评时,要有一点安全的冒险精神。安全是要保护饭碗、保护脑袋;说冒险就像看杂技,眼看着玩杂技的人就要掉下来了,但其实没有关系他能安全着陆。此外,要想成为一个真正的艺术批评家,首先要过的就是“面子”关和“票子”关。郭庆祥认为,由于听不到艺术批评者中肯的批评,导致现在的收藏者在判断某件艺术品是否有价值、价值究竟几何这个问题上找不到方向,盲目跟风吃亏上当者大有人在。

所以该主题的制定 艺术评论家吴亮表示,现在的美术界是个名利场,机构可以通过金钱取得话语权,这样导致了真正批评的失语,有句俗话叫“不能坏人家生意”,画家的身价变化会直接影响藏家和机构的利益,所以就听不到坏话。

作家陈村和白桦是本次研讨会上少见的作家。因为现场多谈论的话题与美术有关,陈村当天并没有发言,只是拿着相机忙前忙后地为专家们拍照。白桦在发言中指出,他对美术界很熟悉,各派的画家朋友都有。“我的印象是,早些年跟他们交往时,觉得他们非常可爱,可后来渐渐地就不那么可爱了,这是我的直感。”白桦说,他从他个人的角度出发,给文艺评论家们提三点建议,一是希望评论家敢于肯定和敢于否定;二是敢于说喜欢或不喜欢;三是不拿红包拿版税。

(实习:杨晔昶)

成都专治癫痫医院
锦州妇科医院
兰州治疗白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