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跑步

br浪涛拍打着沧黑色的礁石节能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9日    点击:[0]人次

浪涛拍打着沧黑色的礁石,顺着暗河滚滚而下,日夜奔流不息,涤荡着这天地的一切尘埃。隐隐虚无的天光,泛着淡青色的微茫,也渐渐变得明晰了起来。

暗河以南,一座古老的高塔巍然而立。高塔依林而建,障在一片古木之中,远远看去,就如一座镇守门户的谯楼。蟠枝虬节,绿叶点缀,塔身竟是由一整棵树木长成。

三层的塔顶上,一袭白衣白发迎风而立,海风打来,长发迎风飞舞,飘逸俊秀。忽然听得身后一个苍老的声音道:“情势如何了?”白衣人却不回头,叹了一口气,道:“一直很平静,就像消失了一般。”

身后传来一阵“笃、笃”的拐杖声,一个老者驮着身子慢慢走近,看着远处暗河,浑浊的眼里放出幽邃的光芒,道:“嗯,切不可大意了。”白衣人转过头来,道:“先知前辈……”

“你想问什么?”那老者声音一直很平静,让人感不到任何起伏。白衣人问道:“你确定他会来么?”老者点了点头,缓缓道:“暗夜魔王,嗜血魔王,巨魔战将,夜魇四魔王一共出现了三个,影魔是个最耐不住寂寞的人物,相信我,他一定会来的。”

白衣人沉默了一会,忽道:“那两个孩子……身上到底有什么,竟惊动了夜魇四大魔王亲自出手?”

先知却没有回答,痴痴望了一会暗河,道:“卡尔,你领兵带线,也有些时候了吧?”白衣人道:“有好些年了。”先知道:“我天辉军中,依法力而论,你当不输于任何人,试问你与影魔交手,有几成胜算?”

卡尔沉吟一会,道:“数十年前,我与此贼曾有过数几次遭遇,那时互有胜负,这些年虽说不相往来,但也互有进境。在没修炼成‘紫怨’之前,我倒不敢说有必胜他的把握。”先知微微一笑,道:“看你眉间紫气隐现,看来这‘紫怨’,你是大成了?”卡尔只是看着远方,却没有说话。

先知抬头看了一眼远处暗河波浪翻涌,天空乌云聚积,缓缓道:“那两个孩子,或许就是改变这一场战争的关键吧!”卡尔眉目一挑,疑惑的看着先知。

先知淡淡的笑了开来,道:“你还记得你小的时候,在圣净水泉旁,禁锢着一个女妖么?”

卡尔点了点头,道:“自然记得,据灵魂守卫大人说,那个女妖,数百年前也是一号覆雨翻云的角色,不知此事是真是假?”先知苍老的声音道:“其实要真说起来,那个女妖,可是我天辉军的大英雄。”

“哦?这个女妖……她到底是谁?”卡尔奇道。

先知拐杖轻点,向塔檐走了几步,忽又停下,淡声道:“两百多年前,夜魇出了个了不起的人物,自称巫妖王,带领一众妖魔,分上、中、下三路向我天辉逼进,直直威胁我神迹古树的安危。那时候,宙斯已经老弱不堪,不能用命,精灵族真正当家的却是末日使者与山岭巨人这两位元老。这二人在对敌的策略上出现了分歧,最后导致暗河大败,甚至敌人曾一度打到了高地附近。而这其中,却数下路的骷髅王最为凶悍,此人练就不死之身,又曾得到过ROSHAN天尊的点化,当时所谓所向披靡,鲜有抗手,鱼人守卫和撼地神牛这两位前辈都是损在此人手里。我那时因为年纪尚幼,并不曾亲上战场,但从他的出手来看,但凡是与他交过手的人,都是有往无回,当真实实是可怖!”

“骷髅王……怎么我从未听说过这么一号人物?一般来说,能够练到‘三斩绝杀’级别的人,古往今来并不是太多,如果有这样一个人,至少应该有记载才是啊。”

先知回过头来,看着卡尔,缓缓的道:“只因这个骷髅王,无论是夜魇还是天辉,都是个禁忌,没有人愿意提及罢了。”卡尔奇道:“禁忌?此人既然如此勇悍,当是夜魇的英雄才是,怎么会连夜魇也绝口不提此人?”

先知苍声道:“那是因为,中途出现了一个变故。”先知想了一会,才慢慢道:“当时战事紧迫,眼看下路最后一道防线将破,却因一个人的回归改变了这一切。”

“这个人……”卡尔心头忽的一跳,问道:“便是水泉里禁锢的那个女妖?”

“她叫蛇发女妖。”先知道:“早些年两族还有协定的时候,这位女妖前辈便受命外出收服野区的小妖怪,也是因为如此,才让她练就了一身神通,那一次,蛇发女妖首次出手,便与骷髅王斗了个旗鼓相当。”

“骷髅王见谁也胜不得谁,便下令撤军。蛇发女妖却主张主动进击,反守为攻,但末日使者担心其他两路的情况,并不赞同。蛇发女妖一气之下,竟独自带着一路兵线自下路杀将过去。”

卡尔心里一紧,不由道:“这位女妖前辈当真傲气得紧,这样做也确实太冒险了些。”

先知沉默了一下,道:“几乎当时所有人都是这么想,但大家都低估了蛇发女妖的实力,当时夜魇军团在这位女妖前辈必经之路上设下三道屏障,并有混沌骑士、虚空假面等众多高手蓄势以待,但这位前辈不但不惧,反而让她一口气攻破两座防御塔,直接打到对方家门口。那一役,真可谓风云变色,日月无光,只知道后来听从族里一些老人们依稀提起,混沌骑士那一战之后,休养了三十多年之久,并且元气大伤,永难至绝顶之境。至于虚空假面么,后来再也没有听到此人的一点消息,估计不是死,便是失踪了。”

“混沌骑士,便是那个传说中以‘九天幻象’闻名于世的夜魇前辈么?这个蛇发女妖修炼的到底是什么术法,竟强到这般地步?”卡尔听得神往驰之,不由问道。

先知沉吟一会,忽道:“你可听说过‘一眼石化,万骨枯荣’这句话么?”没等卡尔回答,先知已自顾道:“那便是蛇发女妖美杜莎的必杀绝技‘石化凝视’!但凡敌人被她看上一眼,便会缓缓石化,任由宰割。不过这法术耗力极大,是以除了她,几乎无人练成过,美杜莎前辈能够成就此千古奇功,实也是莫大的机缘。”

先知说到这里,微微叹了一口气,又道:“光以她的技能而论,或许不算绝顶,但若佐以蝴蝶冰眼这些上古秘术,那力量可就不可同日而语了。”卡尔眼中露出奇异的颜色,想说话,却硬生生吞下去了。

先知沉吟一会,续道:“那一次,终于逼得巫妖王节节败守,不得以,最后出动四大魔王同时截杀蛇发女妖。那是夜魇四魔王的首次联手,夜魇的这一支只在传说中存在的力量也在那一次得到了完美的体现。”先知停了一会,看着远方,淡声道:“那一次夜魇在高地上布下天罗地,只等蛇发女妖的出现。但自早等到晚,都没有看到蛇发女妖的影子,就在大家满以为她不会出现的时候,蛇发女妖却从天而降,只身闯阵,单人匹马杀入阵中,一出手四大魔王便是一伤一残!只是可惜,但她却低估了一个人的力量!”

卡尔吸一口气,脱口道:“是夜魔!”

“不错!”先知的口气逐渐变得紧峻起来,道:“夜间的暗夜魔王简直是个魔鬼,借助黑夜的秘召,不论是力量,速度,夜魔都堪称无敌,那一战,四大魔王虽没能杀了美杜莎,美杜莎却也没有胜得四大魔王,落得个两败俱伤的结果。”

说到这里,先知微微一顿,道:“却在这时,骷髅王却突然出现了。”卡尔神色一紧,问道:“骷髅王?以他的身份,怎么会趁人之危?”

先知还未说话,陡然听得天边传来一声啸唳,悠然旷荡,久久不绝。先知眼中精芒一闪,道:“是凤凰到了。”

卡尔抬头看去,只见暗河下方一道红影一闪,在空中划过一条银亮的弧线,一个长着红色翅膀的男子停在塔沿。那男子周身都是火红色的火焰,凭空烧起,艳丽异常。

先知抬起头,问:“怎么,出事了?”

凤凰双手抱胸,停在半空,不冷不淡的道:“据侦察守卫传来消息,夜魇五尊已有三个在暗河下游显过身,看情形,是向中路过来了,我来知会你们一声。”

先知点了点头,道:“那两个孩子,可送到地方了?”

凤凰道:“是莉娜接的手,想是问题不大罢。”先知点头道:“那便好。”凤凰扬头一跃,飞出老远,道:“我先走一步了!”话未说完,人已消失不见。

“奇怪了,莉娜不是在水泉休养吗?”卡尔喃喃道。先知问:“怎么?”卡尔道:“你还记不记得上次在与血魔的交手中,莉娜元气大耗,幸得靠回程卷轴才勉强捡得一条性命?”

先知道:“不错,你的意思是?”

卡尔突然心头一紧,道:“不好,我们都忘记了一个人!”

“变体精灵!”

先知也回过神来,与卡尔几乎同时叫出来。卡尔深吸一口气,道:“不错!除了变体精灵的‘复制’,我实想不出哪里还会冒出第二个莉娜来。”

“这么说来……那两个孩子,已经落到夜魇手上了?”先知沉浊着声音,问了一句。

卡尔好奇道:“那两个孩子到底有何特别?为何无论夜魇还是天辉都这般紧张?”先知低头忽想了一下,忽然淡声一笑,竟似渐放下心来,问道:“你与风行那丫头是我看着长大的,你跟我说说,你们两个,到底算是怎么回事?”

卡尔脸上颇见忸怩之态,道:“前辈……我和奥蕾莉亚姑娘清清白白,我哪敢高攀得上?”

先知嘿嘿笑道:“爱情真是个奇怪的东西。你知道么?当年骷髅王不但没有杀掉美杜莎像电影散场,反而将其救出重围,而后二人一起消失魔界,不知所终。”

卡尔奇道:“竟有这等事,这却是为何?”

“是啊,当时候很多人都不明白,我因当时年纪小,隐隐却还明白一些,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惺惺相惜,由恨生爱吧!”先知缓缓叹道。

卡尔微觉吃惊,慢声道:“你是说……骷髅王爱上了蛇发女妖?”但是对这些经济学、金融学与财政学的基础知识必须了然于胸。 :那些书籍或者经验值得投资者借鉴学习? 张胜记: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先知道:“当时夜魇天辉派了许多人去寻找两人的下落,但一找数十年,毫无线索,久而久之,倒把两族的恩怨给冷淡下来了。直到八十多年前,夜魇四大魔王如日中天,有人曾在远古野区依稀见过两人的影子。”

“那一次,四大魔王全力出手,同力围杀骷髅王与蛇发女妖二人,他二人因久惯归隐,技能大都生疏了,为了保护蛇发女妖,骷髅王竟死在了夜魔的手里。等到我天辉军赶到时,美杜莎也是奄奄一息,但好歹救下她一条性命。”

“只因夜魇天辉数万年来势同水火,从来未有过两派结合之先例,这样一来,虽然救回了蛇发女妖,怎么处理倒成了一个大问题。山岭巨人主张将其处死,但以莉娜为首的一派却并不主张死刑,最后争了好久,才决定将其禁锢在圣净水泉里,永世不得超生。”

“只是大家都没想到,没过一年,美杜莎竟然产下一男一女两个婴儿!”先知说到这里,神色终于凝重了起来。卡尔脸色一变,问道:“便是那两个孩子?”

“不错。”先知抬头望了一眼暗河浊浪沉浮,沉声道:“这两个孩子和蛇发女妖小时候颇为相似,身子羸弱不堪,但我隐隐感知,凭着这两个娃儿的禀赋,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卡尔转头看向先知,疑惑地问:“那这两个孩子,到底奇在何处?”

先知嘿然道:“那个男孩么,善走‘疾风步’,快无影踪,射灼热之箭,因为骷髅王的关系,世人只叫他小骷髅。不过因其手持弓箭,也有人叫他骷髅射手的。从他本身或许看不出什么,但如果他能够修炼成‘紫怨’或是‘金箍棒’一类中的任何一途,一步溅血,十步一杀,估计天下没人是他的对手。”

卡尔心头一寒,他自己也是修炼“紫怨”的高手,深知这门法术的威力,不由道:“那女孩呢?”

“那女孩么,却有些奇怪。”先知有些迷离,忽然道。卡尔问:“如何奇怪了?”先知神色古怪,许久才道:“那女孩生来便是个娜迦海妖!”

“娜迦?”卡尔心中突地一跳,心想:“娜迦这种生物数千年才能出现一只,世传‘娜迦出,天下异’。难道这沧沧魔界,真的要有什么变数吗?”

先知见卡尔沉吟不语,心头明了,道:“你不觉得奇怪么?”卡尔不由抬头看向先知。先知道:“自古以来,夜魇多刺客,天辉盛法师,却从来不曾见过有娜迦的出现,也许这正是因为两派结合所产生的异数吧!我也是后来才在一本《DOTA编年史》中发现,原来历代蛇发女妖本就有娜迦的血统,素有‘大娜迦’之称。”

卡尔心想:“看这两个孩子极具天赋,假日时日,前途必定不可限量。只是不知他们长大后是为夜魇所用,还是为我天辉效力,或许,这两个孩子真是改变这一场战争的关键也说不定。”

先知忽道:“时候不早了,我们下去看看吧!”

卡尔点了点头,正待下塔,忽然,一阵无形影炮倏地压将过来,正好将塔上一段树枝劈成焦枯,先知一惊,道:“不好,快闪!”说时,却见河岸之上,一个人影浑身都罩在一件黑色披风之下,凭空出现在二人面前。

“隐刀!”卡尔一扬眉,一声断喝:“影魔,既然来了,又何必偷偷摸摸?”说时,手指一曲,呈兰花状,猛地一弹,平地里忽地刮起一阵飓烈狂风,向那黑影卷去。

那黑影冷笑一声,向侧边让去。卡尔右手挥出,向下一跃,直向那黑影扑去,忽听得先知的声音道:“小心影魔的连环三炮击!”卡尔回头一看,却见先知捂着左臂,嘴角也流出一丝鲜血,原来适才影魔仗着隐刀的掩护,到底还是伤了先知。

卡尔心头忧急,忽只听河面上杀声大作,夜魇士兵纷纷冲上前来,人群中,一道淡淡的人影来得快极,赫然便是裂魂人。卡尔心道不好,此时却也无法可想,双臂一展,化作一道冰墙,倏而长啸一声:“混沌陨石!”一块火红巨岩凌空击下,直直压向急冲过来的裂魂人。

共 848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个短篇魔幻小说,语言洗练,故事流畅而曲折感人,故事中套故事,小说内容丰富,搏杀场面写得清楚激烈凶险,把现实中的一些东西折射了出来。小说开篇就把故事置于神秘的气氛之中,写卡尔和先知的谈话,揭示了大战降临的紧张气氛,通过对二人神态的描写,又把这种紧张气氛写得安然。小说中卡尔反复问道,为什么天灾和近卫两大势力都要争夺两个小孩?先知欲说又藏,这样很好地制造了故事悬念。小说利用战前的间隙,通过先知的讲述,揭示了一段历史的故事,这段故事同样讲述得扣人心弦。这段历史故事扣住蛇发女妖进行,不仅通过讲述展示了精彩紧张的战斗历史,而且揭示了两个小孩的来历,揭示了这场大战发生的原因。小说重点写了卡尔和先知老人等遭遇的恶战,小说对战斗的场面描写,写出了双上在战斗场面上情势的消长变化,写出了双方使用的法术魔力,写出了双方的伤势情况和局势的凶险转化,表现出了作者娴熟的场面驾驭能力。通过战斗,通过故事,通过写魔幻人物,实际上也把现实人性写来出来:为了相关利益,不择手段的争斗;为了爱情,可以舍弃生命;善良,凶恶;等等。好小说!推荐!【:春雨阳光】【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21:59:12 这个短篇魔幻小说,语言洗练,故事流畅而曲折感人,故事中套故事,小说内容丰富,搏杀场面写得清楚激烈凶险,把现实中的一些东西折射了出来。小说开篇就把故事置于神秘的气氛之中,写卡尔和先知的谈话,揭示了大战降临的紧张气氛,通过对二人神态的描写,又把这种紧张气氛写得安然。小说中卡尔反复问道,为什么天灾和近卫两大势力都要争夺两个小孩?先知欲说又藏,这样很好地制造了故事悬念。小说利用战前的间隙,通过先知的讲述,揭示了一段历史的故事,这段故事同样讲述得扣人心弦。这段历史故事扣住蛇发女妖进行,不仅通过讲述展示了精彩紧张的战斗历史,而且揭示了两个小孩的来历,揭示了这场大战发生的原因。小说重点写了卡尔和先知老人等遭遇的恶战,小说对战斗的场面描写,写出了双上在战斗场面上情势的消长变化,写出了双方使用的法术魔力,写出了双方的伤势情况和局势的凶险转化,表现出了作者娴熟的场面驾驭能力。通过战斗,通过故事,通过写魔幻人物,实际上也把现实人性写来出来:为了相关利益,不择手段的争斗;为了爱情,可以舍弃生命;善良,凶恶;等等。 语文教师

2楼文友: 00:08:27 小说能教人许多道理,读一个小说,时常让我静下来沉思。

11个月宝宝肚子胀气怎么办
什么药治肝郁脾虚好
辽阳最好的牛皮癬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