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法甲

中诚30亿矿产信托追踪嘉实董事长被要求协较好

发布时间:2020年11月20日    点击:[0]人次

理财周报了解到,被监管部门要求协助调查相关问题的是原中诚副总安奎,去年八月,安奎接任嘉实董事长

理财周报 冀欣/文

故事才刚刚开始。

在本报独家报道《》后,诚至金开1号集合信托计划因融资方涉高利贷而面临兑付危机一事被置于风口浪尖,中诚信托也在官方站上公开发布该款信托计划的临时公告表示回应。

而对于此事的关注远不会就此停止,如何妥善的进行风险处置和相关问责成为了更加重要的命题,据了解,目前,一位中诚信托前副总经理已经被监管部门要求“归来”协助了解“相关事宜”,而与托管方(,)的“兜底”纠纷惹得满城风雨也让更多隐情逐渐浮出水面。

是时候揭开谜底。

中诚前副总协助事件处理

6月26日,中诚信托的站上挂出临时公告,称诚至金开1号集合信托计划融资方振富集团及其关联公司于本年度第二季度新增3笔诉讼案件,经查均因账外民间融资所引发。当地政府极为重视,并成立了由政府牵头、相关部门参加的专门风险处置工作小组。

中诚信托表示,积极参与核实民间融资情况,清查资产,稳妥解决此事件。

据此前报道,振富集团实际控制人王平彦已被警方控制,身上背负的债务可能高达50亿,名下基业已停工多时。

据理财周报了解到的情况,早在数月之前,中诚信托的部分高管就已进驻山西着手协助风险处置,但此前进展并不明显。

而对此事也是高度重视,一直强化员工的大局意识积极参与协调此事的妥善解决。

多位知情人士透之前人为的“烘托”使得价格超出市场的承受能力露,当初主导此项目上马的一位中诚信托副总,在信托计划成立后不久便已离职,如今也已被监管部门要求一同“配合了解相关事宜”。

理财周报从多方消息渠道了解到,被监管部门要求协助调查相关问题的是原中诚信托副总经理安奎。诚至金开1号集合信托计划这一项目正是由安奎在任时主管经办。安奎去年上半年离开中诚信托,去年八月,嘉实基金(,)发布公告称,安奎接任公司董事长。

为此事致电嘉实基金某高管,该人士称对此并不知情,截至发稿前,暂未联系到安奎本人进行求证。

而除了牵头了解项目成立时的具体情况,监管部门也已出面,与地方政府进行沟通,希望可以让相关煤矿尽快恢复生产。

银行信托博弈风险处置

事实上,关于信托计划如何“善后”的问题,中诚信托与托管方工商银行已经博弈了数月之久。

据了解,诚至金开1号由工行私人银行部发行,在得知信托计划的兑付可能出现困难后,中诚曾与工行进行沟通,希望分担部分风险,而工行却明确表示拒绝兜底并停止和中诚的合作。

北京一位信托业中层人士表示,理论上来讲,银行代销信托计划,并无需对计划的到期兑付问题承担,但是很多情况下,银行和信托谁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通道角色值得玩味。这对于危机爆发后的权责划分有重要意义。

多位知情人士向理财周报透露,当初这个项目实为工行山西分行力推,中诚在一开始时并不十分愿意承接这一项目,尽职调查报告甚至在当时并未过会,可后来因为部分“内部人士”的极力支持,项目最终成行。

“如果是工行主导的项目,那就不难想象为什么中诚希望工行可协助兜底,这就得看当初双方具体怎么协议了。”

某不愿透露姓名的信托业务部负责人表示。“不管谁是谁的通道,这一事件的背后意义都值得深思,对信托公司而言,不要以为有大行牵头的项目,甘心做通道就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尽调就可以走形式,指望出了事银行可以兜底,或者发放贷款替换信托资金,真要出了事,按照银行的风控理念,怎么可能还往里面扔钱。当然对于银行来说,也小心一点,毕竟是卖给自己客户,对代销产品把关不够审慎,很可能也赔进去自己的信用,毕竟这些购买信托计划的客户都是银行一直以来大力维护的金主。”

值得一提的是,代销这一信托计划,工行收取的发行费用是4%,远高于一般标准。

采矿权争议早已有之

按照上述知情人士透露的情况,中诚信托之所以在开始时并不愿意承接这一项目的主要原因,是振富集团并购的核心资产之一山西三兴煤焦有限公司,涉及持续多年的采矿权纠纷,且一直未能得到妥善的处理。即使“民间融资”问题未在此时爆发,由于涉及纠纷,白家峁煤矿的采矿权一直没有得到官方核准,无法恢复生产也为振富集团现金流周转造成极大困难。

根据理财周报拿到的一份材料显示,白家峁煤矿始建于1984年,属白家峁村集体煤矿,到2008年由山西三兴煤焦有限公司接管经营。

2008年10月,白家峁村委会向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诉称2002年4月山西省国土资源厅核发白家峁煤矿采矿许可证时,将采矿权人由“临县白家峁煤矿”变更为“山西三兴煤焦有限公司”,经济类型由“集体”变更为“有限公司”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

2009年6月,太原中级人民法院通过审理后做出裁定,确认山西国土资源厅关于白家峁煤矿的产权变更为违法行为,并提出司法建议:恢复原有采矿权人、矿山名称以及经济类型。

但由于此时白家峁煤矿已经成了所有人眼中巨大的“宝藏”,激烈的争夺并未随着法院的判决而平息,最终演变为一场惨烈斗殴。

当年10月12日,三兴煤焦保卫科科长李保明等人组织近百名所谓护矿队员与白家峁村村民发生冲突、械斗,造成严重伤亡。三兴煤焦白家峁煤矿矿长、法定代表人石案发后在太原服毒自杀。

激烈的冲突后,虽然当地公检法部门深度介入,可事件的导火索“采矿权”问题却至今悬而未决,采矿权证迟迟没有得到核发,白家峁煤矿至今没有恢复生产。

而这一切的乱象,并未阻挡诚至金开1号集合信托计划的最终成立,在一些侥幸心理驱动下,中诚信托漠视了这一重大隐患,根据工商信息显示,山西三兴煤焦有限公司2009、2010年2年年检均处于“未通过”状态,2011年信息暂未披露。

商洛有专业白癜风医院吗
玉林正骨水价格多少
张掖治疗白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