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法甲

中篇连载榕树下五搭配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21日    点击:[1]人次

中篇连载《榕树下》(五)

公司投资人苦苦等到承诺延迟兑现利息时间那一天,仍然没有见卡上涨钱,所有卡真的像中了病毒失灵了一样。盼来的又是一张告示,像是一张不详的讣告,又列举了无数条理由来为没付利息找借口。

这天,天麻麻亮,康乐路公司门口就已经有人在聚集。八点多钟,公司增派了五六个保安,预防事态扩大。八点半,交通开始堵塞,市局110指挥中心快速调集交警、西山路派出所民警到现场处所以还要看后续的政策细节。置。

交警对康乐大道实行了临时交通管制,往南北分流。有人在人群中吆喝:要垮了,利息都不兑现了!”又有人去一下撕掉了认为是糊弄人的安民告示。民警在人群中穿梭,有人在大喊;我们要见老总,老总拿话来说!”人群往公司接待大厅涌,整个大厅拥挤得水泄不通,被唾沫、吼声、骂声、责备声、尖叫声的汪洋大海淹没。

一位白发苍苍拄着拐杖泪眼昏花的长者说:这下糟了,我昨天才存了五万元钱在里面。

自从上次也是第一次贴告示要延期付利息那日起,以前每天都有不少人往里面存钱签合同,这下一落千丈,很少有像这位白发大娘如此憨厚还往这个死窟窿无底洞砸钱进去。

一个夺烂天不补的网名在群里发出倡议:明天10点钟到市政府广场聚集维权。

立即百多人发出大拇指上翘一连串表情符号,表示支持。

三角梅公司的人员提前半小时在公司门口集中前往,大家尽量都去哦,要有声势。

我们就是要齐心,党的政策一贯是大闹大解决,小闹小解决,不闹不解决。

其他公司的你们也要去组织约定时间、地点一起去。

我们汇鑫的公司几天都不开门了,人是外地的,去哪里找老板哦?我们也要去闹。

还有银河的也是人去楼空,一走了之。

最近融资公司怎么了,像流感一样蔓延,纷纷卷款走人,政府官员是吃干饭的吗?

市上不解决,我们还可以到省上,到北京去。

下午,百信小区大门口,钟大妈碰到了曾梅,在一根木凳上坐下来聊。

小梅,儿子乖呗,我现在难呐,这个月打银行抵押款利息钱还要到处凑。

大妈,你要多保重身体哦,再难你也要挺过去,日子总是要过的,我问你大妈,有几天没看到冯大爷了,他到哪里去了?

嗯,就是,就是…。显然钟大声音没有以前那么宏亮了,但比一般人声音要高些,要不我俩到他家去看一下?

行,行,我们这就去。

小梅到附近超市去买了几斤水果,钟大妈也跟着选了几个苹果,一称十五元钱,大妈估到要付钱,小梅就给大头,让大妈出了伍元,以表心意。走到冯大爷门口按了老半天门铃冯长征才慢慢出来开门,一问才知道冯大爷感冒四、五天了,有点严重,通夜咳嗽还伴有哮喘卧床不起。平常吃饭还是隔壁邻居送来的,冯大爷还不忘挂念他那放在公司的钱,这几天公司情况如何呢?有什么新情况还是要给我说一下,我死不瞑目呐…小梅赶忙安慰冯长征说:放心吧,我们一定给你说,你就安心养病吧。小梅没给这位老人说明天大家要去政府讨说法的事情,否则他要阻止并规劝他们:不要去找政府过多的麻烦,改革难免出现一些偏差,历史的车轮始终是要向前进,政策的取向取决于时代的步伐。党总的来说是好的,个别害群之马不能代表整个伟大的。曾梅和钟大妈对冯大爷的说教似懂非懂。

虽然当晚市区党政、公安机关准备了充分的应对方案,总原则是:不准过青涟江大桥,把人群堵在江西,因市级四大班子办公地点都在江东。但是,明天的突发情况还是难以预料。

早上七点正,在110指挥大厅,市领导、市指挥长及各部门负责人就坐在大屏幕前看现场上传来的清晰图像。大批警察在青涟江大桥就位。西桥头排列了四排盾棍组合的防爆阵型,桥中间并排停了两台头朝西的消防车,消防队员整装待发。消防车前面约二十米处用钢管架起隔离墙如同蛛网。桥下江面上游弋着三艘武警军绿色的冲锋舟。七点半,人们逐渐聚集在西桥头,一台警用指挥车喇叭里在滚动播放宣传正常维护治安秩序的录音片,手持对讲机响个不停,不断在呼叫应答,此起彼伏。八点整,人群从四面八方涌来,指挥中心发来了第三道指令:命令区局50名机动警力马上赶到西桥头增援,且全部带单警装备。

此时人声鼎沸,掩盖了宣传车喇叭的声音。在康乐大道北段环岛处突然冒出三幅横幅,白底黑字甚是醒目:我们要吃饭,我们要活命,还我血汗钱! 、人民政府为人民,我们讨债行不行?”惩治贪官,法办集资诈骗和非法集资分子!”按照市局110指令:榕中区立即出动50名特警,将拉横幅的人群堵住,强行收缴了横幅,收缴中,有人试图阻拦并与警察抓扯,有三个狂热份子被强行带上了警车接受问询调查。

在环岛的人群又开始涌向大桥西头,这里人山人海人流开始朝防暴队列涌来。

一位警官指挥员手持扩音器在指挥调度着八十名队暴队员,排成四排每排20名。

防暴队员全体都有,呈防爆队列散开。

第一二排警察左手持盾牌,右手持甩棍,第三排是手持一米左右的长塑料棍的长棍手,第四排是十名手持防暴长枪和十名佩戴单警装备的枪炮手和抓捕手间搭排列,他们都头戴头盔,腰扎皮带,脚穿战靴,威武十足。

这时有人向防暴队伍扔装有水的矿泉水瓶,打在盾牌上一阵闷响,队伍立即变成隐蔽遮挡队形,盾牌前档上盖。人群如蚁越聚越多自西向东向防暴队拥来,似潮水般汹涌澎湃快顶不住了,人群大喊着冲啊…忽然盾牌中断挤开一条口子,人群蜂拥而入,约五六十人冲开了第一道防线。很快盾牌口子又重新合拢,构筑了更为坚固的人墙,肩并肩,手挽手,脚靠脚。冲进桥上的人被夹在一二道防线内,第二道防线是钢管蛛网。他们进退两难成了瓮中之鳖。

中午十二点钟,人群中的人员有所减少,但仍然处于僵持状态,指挥部宣布正式清场决定。宣传车播出:经指挥部决定正式清场,聚集群众请迅速撤离现场。经过反复做工作,半劝半推等办法,群众离开了一大半。

清场命令正式下达。三个各一百人方正呈U形插入堵塞在西桥头的人群,随着一片撒…啊…撒…啊….浪潮声,如排山倒海将人群分别包围,整个人群像热锅上的蚂蚁急速散开,有个别无动于衷任性不离开的还动手阻扰的被警员直接反拷住双手带离现场。

再说被夹击在桥上的一些人,本来后来放开了一条口子让他们自行离开的,有两个年轻小伙以为要被抓,情急把部门的一切事务置于群众的监督之下之下跳下大桥落入江中,冲锋舟马上将两人救起送上岸。

城市恢复了正常秩序,大桥通了,临时交通管制也取消。生活在继续,只有街道边榕树无声无响,像一个麻木的旁观者在目睹着这一幕又一幕。

讨债群代表群众利益一方的主流群更是一片哗然,贴子,评论满天飞,有一种观点还是发人深省的:是谁在堵?

面对如此大的利益诉求群体,是堵还是疏?他们真的是堵心啊!如果融资人和政府都去堵,怎么才建立起沟通渠道?堵者闷也,何时才能舒心呢?真的都在赌一把吗?

希爱力他达拉非每日一次
南宁治疗白癜风方法
精神焦虑抑郁消化不良泛酸水
心肌梗塞搭桥
经期延长淋漓不尽中药
消肿止痛的中药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