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NBA

我的魔法时代293草木生长节能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9日    点击:[0]人次

我的魔法时代 293.草木生长

这几天连续的阴天,直至傍晚时分,鹅毛般的大雪才从天空中落下,雪下到一半的时候,又逐渐的刮起了北风,那寒冷的北风吹到人的脸上像是刀子割的一样疼。

连续几个晚上我都在绘制着‘霜之新星’魔法卷轴,这卷轴在杂货铺里已经卖脱销了,几乎每天都有人守在杂货铺里,等着马文拿出更多的魔法卷轴出来,马文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红着眼睛死命的催我,无论我画出多少魔法卷轴出来,在马文的眼中,我都是应该能画出更多的卷轴,只要不是在吃饭或者是上课,我就应该在不停的绘制卷轴。

仿佛一夜之间,我和马文的魔法杂货铺在埃尔城变得非常有名。

马文对我说很多贵族们都来光顾这个小小的杂货店,甚至有拍卖行的大老板亲自找上门,就是想收一批‘霜之新星’魔法卷轴,放在拍卖行上出售,不过这些贵族们对马文的态度还算客气,没有发生强买强卖的现象,毕竟小集市这里属于战争学院的附属区域,还没有人敢在这里闹事,这市场里面,摆摊位的人有许多都是在校学生,谁能得罪得起。

很多人一直误认为这些‘霜之新星’卷轴,是埃尔城里的冰系魔法造诣最高的海蒂魔法师制作出来的,因为在此之前,已经有人去征询埃尔城中那几位铭文大师,这几位铭文大师坦然承认自己对冰系魔法的魔纹法阵并无涉猎,所以也都不可能做这些冰系魔法的卷轴出来。

一些人开始猜测这些‘霜之新星’卷轴是海蒂导师做的,但是对于这件事,也没有什么人敢去探寻海蒂导师的口风,埃尔城有些身份的人,没有谁不知道海蒂导师的脾气非常的差,没有人敢去触这个霉头。

倒是有很多人旁敲侧击地去询问马文,精明的马文当然不会说出其中的秘密,只是跟别人解释说:“诸位也知道,我的好朋友吉嘉是海蒂导师的学生,在海蒂导师身边学习冰系魔法,我在他那里拿冰系魔法卷轴,自然更方便一些。”

这些模棱两可的话语,让很多人误以为马文默认了‘是海蒂导师绘制的霜之新星卷轴’这件事。

在埃尔城里,可没什么人敢得罪号称‘冰山美人’的海蒂导师,于是那些贵族自然是对马文也客客气气的,我们的生意就在这样的一个寒冷冬季里,蒸蒸日上。

当然,炙手可热的冰系魔法卷轴就像是在埃尔城刮起了一道旋风,很多各种样式的魔法陷阱如同雨后春笋一样,从各个魔法商店里冒出头来。格林帝国崇尚火系魔法,很多魔法师为了维系生计,都会学习制作一些魔法卷轴,所以很多魔法师喜欢制作火系魔法卷轴,一时间火系魔法卷轴制作而成的魔法陷阱大量的出现在市场上。

出现的最多的并非是最常见的火球术的魔法陷阱,埃尔城的魔法师还是了解一些最基本的常识,那就是普通的一级低阶魔法‘火球术’对那些野蛮人没有什么伤害,那些火球术打在他们的身上,虽然能将他们烧得皮开肉绽,但是却无发威胁他们的生命,倒是一种一级中阶魔法‘地狱火’的伤害让人出乎预料。

这种从魔法卷轴上喷射出来的一道火舌有着难以想象的炙热感,可以再三秒钟的时间将一头独角野牛烧成灰烬。

这些魔法卷轴的原理都非常的简单,但前提是必须有一位魔法学徒以上的施法者,布置这些陷阱,在布置之初就将卷轴上那句简单地咒语之匙开启,然后静静等待着猎物踩上兽夹,让兽夹的机关将卷轴展开,火焰或者冰霜一下子喷溅出来。

各色的魔法陷阱在埃尔城里形成了一股风潮,很多猎鹰们也在探讨着自己小队战术需要配合什么样的魔法陷阱,才能够做到收益最大化。

再此期间,我们第十一小队的猎鹰们已经成为了贵族豪门的座上宾,很多邀请函就像是雪片一样纷纷飘来。

我可没什么时间理会这些人,幸好我是海蒂导师的学生,没有人愿意因我而开罪海蒂导师,所以我可以推脱大半的邀请,除了新任的埃尔城议会长威尔士伯爵大人。

不过我对这封邀请函并没有什么抵触情绪,因为信件是本杰明学长送来的,这时候我才知晓他父亲竟然是埃尔城新任的议会长威尔士伯爵,本杰明学长还真是低调得可以,这时候,我也才想到他能在战士学院里,屈居于西蒙乔之下,成为战士学院学生中的三大巨头其中之一,并不是偶然的事儿。

本杰明学长到我家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正准备外出,参加斯坦斯学院毕业生典礼舞会的特雷西,她穿着我在成人礼祭那天送给她的双首炎蛇蜥皮缝制而成的轻皮甲战裙,看起来英姿飒爽的,我向本杰明学长介绍道:“这是我的姐姐,特雷西……”

等到特雷西礼貌的和本杰明学长打了声招呼,离开之后,本杰明学长才惊讶地对我说:“你和你姐姐的关系还真是好的没话说,这么一张珍贵的二级巅峰实力的魔兽皮革,竟然给她打造了一身轻皮甲,你知道这套皮甲到底有多珍贵吗?”

我笑着说:“学长,我是魔法学院的学生,自然很清楚那些魔兽身上魔法材料的价值,这套双首炎蛇蜥的皮甲已经堪堪能够承载魔纹法阵的魔法力量,可以在这些皮甲上面篆刻魔纹,制成魔纹构装。”

“我可是看到皮甲套装上一片空白,不过那位制皮师还算聪明,将皮甲最好的一部分皮革大面积的留下来,似乎就是为了篆刻魔纹法阵而准备的,但是怎么没有篆刻魔纹法阵?”本杰明在我的阁楼房间里,看着写字桌上的那些瓶瓶罐罐和魔法刻笔,一边问我。

我嘿嘿一笑,对他说:“那些法阵自然是要等着我亲手绘制,只不过目前我还没有这个能力!”

本杰明学长听完,哑然失笑对我伸出大拇指说:“吉嘉,你还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我也不去辩解,只是抿嘴一笑说:“等我能绘制魔纹构装的时候,学长你可别哭着喊着找我来!”

“切~不找你找谁?我未来的光明骑士的歌德铠甲,就指望着你在上面为我绘制一套魔纹了!”

年轻的人在一起聊天,总会觉得时间过得飞快……

……

几天之后,我在阁楼里绘制魔法卷轴的时候,内心忽然无法平静,整个精神之海的金色海面上出现了一层层的金色海浪,那柔和的浪花亲吻着洁白如盐的沙滩,我停下了手中的魔法刻笔,任由一张绘制到一半儿的珍贵的‘霜之新星’魔法卷轴在顷刻之间烧毁,一股冰冷的寒意从卷轴上蔓延至整个房间,但我丝毫不为所动。

我已经进入了自己的精神世界里,惊讶的看着自己精神世界没来由的巨大波动。

就连大海中心的那道风柱也在莫名的剧烈震动着,天空中漂浮着的鱼鳞一样的灰云出现了万马奔腾一样的奇景,含在灰云之中的那些雷电之力不断地闪烁着电弧。

我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了,站在精神道标的灯塔之下,看着眼前的奇景,陷入沉思。

就在这时候,那些天空中漂浮的灰云在空中不停地变幻着外形,忽而是一只走兽,像是在原野上纵情肆意的奔跑,忽而是一只飞鸟,振翅在碧空如洗的蓝天上遨游,忽而又像是一张笑容诡异的人脸,忽而又凝聚成一株参天的古树。

就在我感觉到不耐烦的时候,那片灰云化成了一棵世界树幼苗的影像,忽然像一阵青烟一样出现在我的面前。

“抱歉,我的朋友,请原谅我的冒失,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肆意的催动自己心念了,你空不永远不会感受到那种孤寂,我目前的力量还有很有限,神念禁锢在本体中,每天静静地汲取着山谷中那一点点生命之力产生的养分,要长成一株大树也不知道还需要多长的时间,那也许是一段漫长的岁月……”那团并不稳定的灰云化成的世界树,在我的面前忽然开口说话。

我将手无力的按在脸上,此时才明白原来是我的新邻居——辛柳谷的世界之树造访,只不过不知道它是如何冲进我的精神之海的。

我看着那团古怪的灰云问道:“你其实把我吓坏了,您是怎么找到我的?”

那团灰云不停地变幻着,试图让幻化而成的大树上造出一张人脸来,可惜那张脸上出现的喜怒哀乐并不能受世界之树的控制,或许它并不懂那些喜怒哀乐的表情所代表的含义,它就像是一个活泼好动的孩子,不停地控制着那团灰云玩耍。

生命之树开口对我说:“你的精神之海中有一些浓郁的土元素生命气息,我仅仅是将一颗生命的种子植入你的精神世界,让这些生命气息慢慢滋养它成长,不过别担心,这对你并无任何危害,相反这一颗生命种子将会对你的自然系魔法成长有非常大的帮助。”

我心中难免涌出一些怒意来,世界之树竟在我的精神世界种下一颗种子,相当于对它而言,我不存在任何的秘密,他能够看到我平时的一举一动,我集中的意念,聚集着天空中灰云之中隐藏的雷电之力,无数道雷电在金色海洋的成功售出12套房源上空汇聚成一团电光之球,这团电光之球漂浮在空中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我黑着脸对世界之树的虚影说““我可不管以后我是否能够修习木系魔法,但是现在我的精神之海就像你的后花园一样,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在我冥想,或者与敌人战斗的时候,忽然从我的精神之海中钻出来,那样你会对我造成一种非常大的威胁,就像现在这样,我在绘制一张很珍贵的卷轴,而你的出现导致了我的卷轴失败了,我蒙受了很大损失。”

“再次抱歉,我的朋友。”那团世界之树形成的灰云有些不安的扭动的身体,它似乎对那团灰云很是畏惧,它苦着一张脸对我哀求说:“请不要毁掉我的这颗生命之种,对于一颗生命之树而言,孕育一颗这样的生命之种需要漫长的时间,对我而言,这是我第一颗生命之种,而且我感受到你的身体里不止存在一颗元素之种,所以我才会冒昧的进入你的领域!”

那团灰云不停地在飘散,从里面逐渐浮现出一颗橄榄果大小的绿色种子,在它的身上散发着浓郁的生命气息。

我看着那颗世界树的生命之种,慢慢地说:“但是那两颗都已经选择和我融合为一体了,它们已经成为我身体中一部分魔法力量的源泉,我不知道你是否也想这样?”

“哦,不不不,请不要吞噬我!我只是想将分身带出那个时光逆流,你知道的,辛柳谷是一个封闭的世界。”那颗种子上面涌出巨大的精神力量,原来竟真的是它在不断地和我沟通。它继续对我说:“我只是想为自己留一条后路,即使是本体毁灭,也会有其它生命之种将我的生命延续下去,而我的神识将会转移到新的生命树上。”

我只时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颗生命之种,竟然是世界史的分身啊!

它见到我有些意动,就又游说我:“我的存在,可以增强你所拥有的生命魔法的威力。”

“我并不想学习什么生命魔法!”我倔强地说。

那颗生命之种有些焦急地恳求我:“水疗术虽然是水系魔法,但是它也涉及到了生命魔法的范畴,我的存在,会让你的水疗术比其他魔法师同等阶法术强很多!”

我不为所动,依旧想要摧毁它,我可不想它知道我太多的秘密,于是说:“这对我并没有什么诱惑力,相比你每天呆在我的精神世界里,对我造成的危险,我宁愿不要增强什么水疗术!”

生命之种连如果不能构建起一个健康的产业链整合生态忙又说:“你的自愈能力,我的存在会让你的自愈能力更加强大,那可是名正言顺的生命魔法,虽然是你的血脉天赋,但是我的存在,你的自愈会变得更强!”

“这又有什么用?我是个魔法师,又不会操着斧子冲上去战斗!”这话说得我有点脸红,我操控着雷电之力,想要灌注进这颗生命之种的身上,将它彻底的从我的精神世界里消除。

生命之种终于感觉到,我不容易被说服,它开始后悔这么早的现身,假如它此刻还潜藏在我的精神之海中,我也没办法发现。

可是现在发现了,它就要承受一些代价。

生命之种见我已经起了杀心,连忙使出浑身解数,用精神力继续与我沟通:“等等,我的本体拥有属于世界树的领主天赋,我可以让你享受到我的领主光环‘草木生长’。”

我停止了催动空中的雷电之力,狐疑地问:“领主光环?”

生命之种的精神之力拥有很明显的波动,我清楚的感受到它非常的害怕,它跟我继续沟通:“没错,可惜我还很弱小,光环的能力也有限,只能涉及到圆形山谷的区域范围之内,这是一种孕育草木生长的能力,可以让植物生长速度提高十倍,作为对你的报答,你可以在圆形山谷里开辟一片魔法草药种植园,一位魔法师对于魔法草药的需求,是非常大的。”

“……”我半天不言语,世界之树的提议让我有心动,‘领主光环’这个陌生的词语,我觉得这应该是世界树的血脉天赋。

最后这颗树种终于说到我心里最顾忌的地方:“你若是在为我知晓了你的隐私而苦恼的话,我可以交给你一个方法,将我禁锢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让我无法感受到你的精神世界,但是前提我们必须要拥有一个魔法契约,那就是当我本体受到威胁的时候,你需要将我安置在一处安全之所。”

“什么魔法,我这样一个七级魔法学徒,仅仅只能学习一级低阶魔法,就连中阶都很勉强,而且还只能是冰系,其他系的魔法,我又没什么魔法元素亲和度!”我挠着头,对浮在半空中的生命之种说道。

“你拥有两种本源元素之力,我不太明白你为什么偏好冰与火的魔法,明明你更适合风系与雷电系,恰好我之前的记忆中,有一种雷系的本源魔法技能‘狂雷天牢’,当然对于这种禁咒级别的魔法,你暂时还无法学习,但是借用其中一个魔法符文将我囚禁起来,还是绰绰有余的,这个符文是雷系符文‘囚’……”

……

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在我的脸上,我忽然发现相比那个雷系符文‘囚’,学院里的魔法符文导师托比因学者,平时交给我们的那些符文真是一些简单至极的小儿科,整整一个晚上,我居然在生命之种的帮助下,堪堪能够画出那个符文来,将它禁锢在其中。

直至魔法符文完成的那一刻,我才深刻的体悟到高级魔法符文到底是什么,那种生涩繁冗的线条,复杂到几乎让我崩溃。

我从木床上坐起来,忽然想到世界树给我的那个承诺,我可以在它领主光环的范围之内开辟一片药园吗?

领主级天赋能力:‘草木生长’。

也许我应该马上去辛柳谷一趟……

自贡看白癜风要花多少钱
丽江白癜风治疗中心
西宁男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