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中甲

崛起之新帝国时代第一百三十四章文中堂搭配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21日    点击:[1]人次

崛起之新帝国时代 第一百三十四章 文中堂

听了林义哲的回答,文博川死死的盯着林义哲的脸,林义哲毫不畏缩的迎上了文博川的目光,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此时的林义哲,一脸凛然之色,可以説已然做好了一死的准备!

文博川呆呆的看着林义哲,长叹一声,眼角竟然渗出了泪花.

他转头看了看室内的一处角落,赫然发现,几名神机营官兵此时脸上竟然也情不自禁的满是悲戚之色.

显然,他们也被林义哲刚才的话感动了.

"鲲宇!你……受委屈了!"文博川握着林义哲的手,满心想要安慰他,因为内心过于激动,他的嘴唇竟然都哆嗦起来,最后説出口的,也只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

"中堂……受累了!"林义哲紧握着文博川枯瘦的手指,眼中也是泪光闪动.

看到林义哲虽然经历了生死之劫,但望向自己的目光有如儿女望着慈父一般,无一丝一毫的怨怼之意,文博川知道他已然明白自己的苦衷,心中满是欣慰之意.

"鲲宇,你不该走的……"文博川流泪道.

眼前的景象瞬间消失了,文博川猛然惊醒,这才发现,自己还躺在病床之上,刚才,只是由心而生的幻象.

"老爷,该吃药了."一位侍女的声音将他从悲伤的回忆中拉了回来.

文博川diǎn一展宏图之志。  官方站:了diǎn头,一名侍女端过药碗,捧到了他的面前,另一名侍女用力将他扶了起来,端药的侍女取过易,舀着汤药,一匙一匙的喂到他的嘴里.

也许是因为身体过于衰弱的关系,时值夏末秋初,天气仍很炎热,文博川却感到身子总是发冷.而一碗药喝下去之后,文博川才感到身上有了些许暖意.

文博川喝完了药,侍女服侍他重新躺好,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文博川转头望去,看到管事杨达手中拿着一封信,快步走了进来.

"老爷,有人求见."杨达快步走到了文博川的床前,文博川注意到他的眼睛里少有的闪着兴奋激动的光芒,不由得有些奇怪.

"是什么人?"文博川见杨达根本没和自己説来人是谁,便张口问道.

"此人是天津李制台推荐过来的."杨达象是有意想要给文博川一个惊喜,将信打开呈到了文博川的面前.

"老爷,快看看吧!"杨达催促道.

文博川费力的接过信看了起来,他只看了几眼,便霍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人你见过了?当真……如信中所言?"文博川看着杨达,声音竟然颤抖起来.

"老爷,千真万确,如李制台信中所言."杨达説道,"老爷可还记得,上回老爷病重,是小人自作主张去找的林文襄,不会认错的."

"快!带他来见我!"文博川挣扎着便要下床,看到接连几天未下床的文博川竟然能够自己行站起,两名侍女都惊呆了,竟然忘了上前服侍.

"小人这就去!"杨达答应了一声,便起身飞奔而去.

可能是杨达带来的消息令交割地文博川过于振奋,文博川竟然自行起身下了地,两名侍女此时方才回过神来,一名侍女给他穿鞋,另一名侍女则为他披上了衣服.

不一会儿,杨达带着一个年轻人快步走了进来.

文博川一看到面前的年轻人,全身剧震,他似乎感觉到,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到了眼球上.

狂喜之中,他几乎以为自己又回到了梦境之中.

"鲲宇,当真……是你回来了么?……我这不是……在做梦吧?"文博川喃喃的説着,踉踉跄跄的向前走了几步,张开了双臂.

"中堂小心!"林逸青一个箭步上前,扶住了摇摇欲倒的文博川的胳膊.

文博川死死的盯着面前的林逸青的脸,感受到那双有力的手,他象是明白了什么,发出了一声沉重的叹息.

象是不太甘心,文博川又打量了林逸青好一会儿,这才确定,面前的年轻人,真的不是林义哲.

虽然二人的面孔几乎可以説一模一样,但文博川能够感觉到二人的不同之处.

和林义哲相比,面前的林逸青更为高大强壮,眉宇间少了些许文气,多了几份武人的英气,而且林逸青的脸看上去比林义哲多了戌霜之痕,虽説按年龄讲林逸青较林义哲为小,但从面相上看,却好似比林义哲年长一般.

"你……叫林逸青?你们……真的是双生兄弟?"文博川终于让自己平静下来.

"回中堂的话,晚辈林逸青,草字瀚鹏,林文襄乃是家兄."林逸青恭声答道,但一双手仍扶着文博川,他生怕自己一松手,这位老人便会倒下.

"杨达,还有你们两个,都退下吧.我有要事,要和瀚鹏好好谈谈."文博川向杨达和两名侍女挥了挥手,杨达和两名侍女应了一声,躬身为礼之后,便轻步退了出去.

"扶我过去,瀚鹏,咱们坐下説话."文博川轻轻拍了拍林逸青的手,温言道.

"中堂病体未愈,要不还是躺下吧."林逸青説道.

看到面前的.[,!]年轻人眼中满是关切之色,同当年自己生病时前来急救的林义哲一般无二,文博川心中快慰,微笑着摇了摇头.

"不要紧,咱们还是坐着説话吧."文博川説着,向桌旁迈步走去,林逸青见状,小心地扶着他来到桌旁,让他坐好,自己则侍立于他的身边.

"别拘礼了,坐吧."文博川指着对面的一张椅子説道,林逸青这才过去,在文博川的对面坐好.

"章桐在信中説,你便是林文襄安排在日本的一枚棋子,是林文襄削日之策的执行之人,是么?"文博川问道.

"是."林逸青答道,"家兄为了不使外间知晓,刻意隐瞒晚辈之存在,是以中堂不知.此次家兄亡故,而削日大计仍需进行下去,是以晚辈乔装归国,以求中堂之助,了却家兄一桩夙愿."

"日本近在肘腋,而今修习西洋兵法未久,便思侵掠邻国,诚为中土之大患."文博川叹道,"令兄在世时,曾和我説起过削日之策,但他只説了个大略,并未言及具体方策,想不到他为了削日大计,竟然不惜令自己的亲兄弟涉险……"

————分割线————

求收藏!!求diǎn击!

消肿止痛的有哪些中药
宁夏牛皮癣专科医院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怎么吃
辽阳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心动过速的危险
肇庆治疗白癜风方法